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 > 叛逆者队 >

拔刀队进行曲——末路英雄的挽歌

发布时间:2019-07-26 21:2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这首歌是现在日本自卫队常用的进行曲《拔刀队》,因为表现的是日本西南战争时对战双方的事,不是昭和时期的军歌,所以中国和韩国也无从抗议,得以保存下来。

  官军是指明治政府军,朝廷之敌指的是西南萨摩叛军,他们已经背叛了天皇朝廷。这两句表达的是政府军在战争上的正当性,代表着朝廷出战。

  从1868年明治天皇发表《五条御誓文》开始,正式开始明治维新,明治维新的核心是要把封建制改造为民族国家,把政权的基础由原先的封建贵族加武士扩展到多数国民,扩大兵员、财源,适应民族国家时代总体战的需要。

  国家的主人不是白当的,当一个国家的基础是封建贵族时,军事和财政压力就都在封建贵族身上,平民只要完成自己和贵族间的封建义务就可以,日本主要就是交米。封建主打仗有时候也会纠集农兵,但毫无疑问农兵不会卖命,只承担一些辅助工作,真要农兵去玩命,农兵就敢崩溃给你看,并且封建主的名声也会败坏。当一个国家的权力结构基础是多数国民时,也就意味着多数国民都要承担军事、财政义务,战争期间就要全民义务当兵,也就是交血税。当时欧洲强国普遍在进行民族改造,以至于后来战争全民参与,规模越来越大越残酷。

  为改造社会,明治政府渐次废除幕府时期的等级制度,实施四民平等,颁布废刀令,渐次削减至消除俸禄。与此同时,为原先勋贵大名和武士转化而来的华族和士族提供了一定的补偿政策,包括经济补偿和政府、军警职位的倾斜。

  然而,依然有大量武士因此受到影响。同时中央层面变动,武士们的偶像西乡隆盛下台了。明治政府的成立可以说主要是武士阶层多年奋斗的成果,然而武士们发现多年的尊王攘夷、公武合体等运动之后,自己却被自己撑起来的明治政府抛弃了。这些武士围绕着西乡隆盛成了一个有怨气有武力的团体。

  “敌大将是古今无双的大英雄,追随他的壮士悍勇无比,个个有不愧鬼神的英勇”。

  西乡隆盛的盛名一方面是其功勋所致,执掌强藩萨摩的军权时,权谋机变,结成“萨长同盟”、“萨土同盟”,构成了倒幕派的核心力量,让倒幕摆脱了意气之争,真正有了和幕府对抗的堂堂之师。在击败幕府军的鸟羽、伏见战争中西乡是实际指挥官,后又和幕府重臣胜海舟谈判成功,和平进入德川幕府所在地江户,并率兵清剿支持德川幕府的剩余势力。名列“明治三杰”,是明治政府的实际缔造者之一。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其个人道德操守符合武士理念。安政大狱后,西乡隆盛护卫著被幕府追究的僧人月照返乡。然而他追随的老藩主岛津齐彬急病而死,新藩主下达了逮捕月照的命令。作为武士他有执行藩主指令的义务,但月照又是他的刎颈之交,事已至此,忠义两全的办法就只能一起投江,这种“轻性命、重道义”的决然为当时武士所尊崇。命不该绝,月照溺毙,西乡却被救起来了,西乡把这看作是天意要他实现老藩主岛津齐彬和挚友月照追求,不再轻死。新藩主知道他没死后,为了给幕府交代,把他流放到了奄美大岛,对幕府说人已经死了,算是对前代藩主忠臣的保护。

  他的节操也为中国的志士们所推崇,谭嗣同就曾跟梁启超说:“程婴、杵臼,月照、西乡,吾与足下分任之。”也曾改写过西乡的诗以言志,“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死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大英雄西乡隆盛从明治政府下野后,返回鹿儿岛,广收子弟,设立“私学校”,弘扬武士道,大兴教育。其实西乡并不反对革新,不然就不会投入半生去倒幕,他反对的是对武士的不公。私学校开设的课程有经史、西学、武道、步兵、炮兵等多种学科技术,非常开化。通过遍布鹿儿岛的私学校,西乡集结了大批志同道合者。

  明治政府也清楚改革对士族不公,竭力安抚。然而面包就那么大,大名们可以拿着浮财过富家翁生活,多数下层武士注定要衣食无着。在这些武士心中,西乡就是他们的代言人。

  萨摩藩此时实际上是实质独立自治地区,财务上和明治政府没有关联,人事上是本土人士出任各级职位,甚至还有私学校这种强大的武力组织,像吸铁石一样聚拢着对明治政府不满的人。

  西乡隆盛实质上已经走上了当权派的对立面,如果在一个制度成熟的国家,反对派当然可以正当存在并发出自己的声音,区域独立也可以以自治地区存在,不难解决。然而此时的日本一方面在废藩置县加强集权,另一方面新政刚推行,并不具备政治成熟度。两边多次摩擦后,终于因为军火库的问题擦出了火花。西乡隆盛不得不摆明车马,正式拔刀“清君侧”。

  “我们一起前进 前进,直到敌人全军覆没,拔出武士刀,带著必死觉悟向前进”

  这场战争被称为“西南战争”,西乡隆盛这边的核心主力是萨摩的武士,约万人。还有从各地赶来的心怀不满的士族约三万人。政府军这边核心是警察队和近卫军,这些人其实主要出身于之前幕府及支持幕府的藩的武士,还有一些镇台兵、戍耕兵等农兵,总数大概五万,后期增加到七万。值得注意的是,政府军这边的核心将领大多也出自萨摩藩。一定程度上,这是倒幕派和拥护幕府武士之间战斗的延续,也是萨摩藩精英内战。

  由于西乡隆盛并非蓄意谋反,事起仓促,战略准备、物资储备、物资供给等方面都非常不足。又武士多善于近战,还有桐野利秋这样的幕末四大人斩,战斗中萨摩藩的武士经常发起白刃冲锋以弥补火力缺陷。白刃战对政府军这边的平民心理震慑非常大,经常被冲锋打垮。

  为了应对,政府一方面把武士出身的警察队调过来,一方面征集萨摩藩武士的敌人——曾经拥护幕府的武士。佐幕派武士视此为向萨摩武士寻仇的难得机会,纷纷应征组成政府军的“拔刀队”,在战场上与萨摩藩武士短兵相接。一个幕府武士就曾作诗:

  这场逆势而起的战争在经过8个月的残酷战斗后结束。虽然萨摩藩武士斗志昂扬、技巧精熟,给政府军造成严重伤亡,然而依然不可避免的走向失败。叛军的核心人物筱原国干、桐野利秋、村田新八、别府晋介等人,或战死或自杀,西乡隆盛也以武士的方式切腹。

  日本人在臧否人物时,一向是道德大于成败,楠木正成、赤穗浪人、源义经等都是失败人物,但让日本人倾心。即使在中日战场上,奋勇作战后牺牲的中国将领也会获得日军的尊重,张自忠就是。战后,西乡隆盛依然在民间享有极大声望,日本人不认为他和萨摩反叛军有什么不对,依然是国民偶像。当时日本人的精神世界近似孔子提倡的“礼”,上下级界限分明,但各自有其权利义务。不论是上级还是下级提出其权力之外的要求,或者没有尽其该尽的义务,都会遭到舆论谴责,受到不公待遇的人也会得到同情。西乡隆盛和叛军就是如此,是明治政府当权派对不起把他们扶上台的武士阶层,道德上他们没有亏污,就连明治天皇也曾表达了惋惜之意。在萨摩藩人士的奔走下,1889年获得特赦,并追赠正三位之官阶。

  西南战争之后,再也没有大规模武力对抗明治政府的事件。士族的反对运动转变为主张国会开设、宪法制定的自由民权运动,萨摩藩的反抗成了日本在野党政治的先声。

  曾经尚武任气的西南强藩们,武士之魂早已风流云散。现在最出名的可能就是这个萌物了。

http://ebd24.com/pannizhedui/40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